蓖俴| 昹襠| 犖捶| 氈刓| ч笣| 譙眢| 碩埭| | 惘貁| ぱ假| 栠景| 都抇| 痀瞻| 假弊| 昹輿| 輒懂| 噉壽| そ刓| 噉鰍| 聊箋| 禎梒| 痴瑞| 豜踢| 肅假| 啃伎| 伈詙黑| 湮猿| ④堁| 嫘昹| 仴綢絢| 扞粹| 毞阨| 噉鰍| ロ栠| 劓陲| 拫嫌睽| 屢す| 淏譴| 渠с| 塞羹刓| 匙輿衵よ| 綻假| 啋庌| 譁蟀| 竣瘀| 遵菟| 陲賽| 譴堈| 邧Э| 伈碩| 怍睿| 匙輿酘よ| 控假| 陔盺| 輩笢| 啋覺| 朓戽| 葷笣| 韓俜| 毞藷| 昹刓| 鴩瓮| 螞ざ| 鍬瓮| 湮源| ч肣狤| 挔Э| 蔚氈| 刓漆壽| 憛洈| 拫擘瘋杻| 罣洈| 渣饒| 拫机よ| 塋囥| п假| 酗挕| 裻捶| 坒瞼| 皊飲| 拻朘| 還漆| 撳栠| 衼輿| 鍬捶| 眝謎| 憚輿| す猀| 憛洈| 耋篎| 傑諳| 娸嗣| す猀| 撳譴| 甡擘| 噪假| す攽| 畛譴庈| 剸傑| 囥梂| す蔬| 鐃濩| 應拶| 匐湛鍛| 霞蔬| 假陔| 怮綬| 淜蔬| 漆豐| ⑻虞| 駃ひ| 挕荻| | 蔬假| 該笣| 邧齪| 陲璨| ц栠| 迶泬| 虞栠| 鼠假| 蝶鰍| 瘀傑| 匙輿酘よ| 淏隅| 肣嘆| 觸隅| 淏眄啞よ| 踩鰍| 揧瓮| 敆喀| 酗氈| 幛笣| 舷慇嫌衵秫笢よ| 陲怢| 劼笣| 鳹菟| 碩踩| 玶猿| 桫す| 啞澗戽| 咡飲| 奻漆| 蚗噪| 拫畛鍛| 萇啞| 恓炰| 窪韓蔬| 畸誹| 馨洈| 茈抾| 瘀刓| 蔬譴| 嘉蝠| 遠蔬| 掛洈庈| 蔬貌| 淏栠| 醫捶| 皉蔬| 楊踱| 蘋蔬| | 怢ヶ| 藏佼諳| 溶赽| 屙踱| ヶ廖嫌蹕佴| 舷慇嫌衵秫綴よ| 蟹赻| 腑坢| 需栠| ね蔬| 忭嫖| 蜑栠| ч泬| 鼩栠| 筵刓| 眈傑| 樓脤| ひ控| 痔刓| 馱票蔬湛| 匟瓮| す瞳| 蔬刓| 僕睿| 陝棐| 遠蔬| 昹狤| 劓陲| 扆菟| 賽譴| | 昹刓| 蚧洈| 奻獐| ц阨| 頗肮| 假翻| 侂栠| 輕假| 奻鰍| 齊⑨| 鰍伈絢| 笢源| 喟隴| 陲隴| 荎憚伈| 都肅| 茈抾| す眧| 堁栠| | 昄刓| 崝傑| 椅洈| 湮坒Э| 頗肮| 媼蟀瘋杻| 頧瓮| 僕睿| 蚗譴| 酴詳| 鰍伈絢| 腦刓| 輿皏瓮| 狤蔬| 忭嫖| 籵刓| 譆毚| 嬝朘僱| 湮釦| ④啋| 陲隴| 鍾怢| 拫糧躂ょ| 怍假| 捇假| 埬栠瓮| 嗟趙| 鼱赶| 茠諳| 賽譴| | 筵瓮| 朻栠| 植蔬| 酴詳| 呇跁| 咑笣| 怢鰍瓮| 邧栠| 蹕蔬| 碩控| 疺埭| 憚躂騰| 畛籵| 蔽桋| 邧傑| 毞塞| 挕哫| Д蔬| 操繒|
logo 首頁 > 文匯報 > 副刊 > 正文

吳培疆 丹青展澄懷 執筆墨再填人生拼圖

2019-11-12

每個人的一生擁有的時間、才能、際遇都不一樣,但卻是每分每秒都在給生命的拼圖添上一塊又一塊的碎片。有些人或許能夠拼製出完美的圖畫,有些人的拼圖會出現缺口,然後用餘生補上。即使彌補的風光會出現瑕疵,但卻能給拼圖帶來色彩,至少堵住了原來空洞的缺口。■文、攝:香港文匯報記者 陳儀雯

在河北省故城縣出生的吳培疆,現年76歲。他60歲開始專注於書畫研究及創作,並沿襲傳統國畫派系開始授課,2014年成立香港弘雅丹青學會,2015年舉辦了首個個人展覽《書畫情懷》。近日吳培疆再次在香港文化中心舉辦第二次個人展覽《晚風亦澄懷》,以「承古傳今,點綴大千」為主題,展出超過100件國畫和書法作品。「畫畫追求的最高境界是意境和詩詞歌賦結合起來,它表達人的思想境界,抒發人的感情。勵志的、惆悵的、用畫畫在筆下刻畫,文人畫,往往是最高的境界。」帶茈X版畫冊和舉辦個人展覽的抱負,即使過去經歷遺憾,今天吳培疆給自己的拼圖,填上了比畫作更精彩的一部分。

「靈感很奇妙,玄妙得不能理解。概念就是思維一轉,題材就出來了。」展覽裡面展出的畫作都是動物、花鳥、山水,吳培疆帶出了另類的境界和情境,生動地訴說茪@個又一個故事。「我是借用中國生產的宣紙作為一個載體,利用水墨和顏色抒發我的情懷。」作品傾向於大自然景物,吳培疆認為這是因為他在農村生活了36年,所以對農村的環境非常熟悉,現在畫畫很自然地會回憶起那個年代。他分享小時候總是看樹葉、自己也經常爬樹,都親自觸摸過大自然的一草一木,根本不用刻意去記住或者再觀察。「學什麼東西都是從年輕開始,印象最深,不會忘記。所有事物都是這樣。」

人生拼圖裡的缺失

「我跟大部分畫畫的人一樣,都會這樣形容自己『我從小就喜歡畫畫』,都會這麼開頭。」吳培疆小時後就跟畫畫結緣,中學的時候除了上正課以外,參與的課外活動都是在畫畫和寫字,中學六年的時光都是在幫老師設計牆報和壁報。1965年考上了當時的河北藝術師範學院,本以為能從此踏上藝術的人生旅途,卻迎來了中國的十年浩劫,文化大革命。「1966年因為文革全國所有的教育、學校都停辦了,開始鬧起革命,我實際上只學了幾個月的美術。」吳培疆憶述在美術院短暫時光裡,他學了素描、寫生和畫畫的理論,卻完全沒有感受到創作那一部分,因為這個課程兩三年以後才會開始。「我們沒有趕上,這是很遺憾的事情。」

直到三十幾歲,吳培疆來到了香港,開始了新的生活。然而,改變了整體環境還是沒有讓他回到藝術的軌跡裡,生活甚至比之前要艱苦。「在香港做建築材料方面的工作,當時很辛苦,要賣力氣,也要養家。」

退休後自學成才

身體雖然把畫畫放下了,但是吳培疆的心卻沒有被現實生活垮倒。60歲退休的時候,他決定在執起畫筆,在宣紙上添上了顏色,畫畫、書法不僅僅填滿了他的退休生活,更給他生命裡面失落了的一個角落,附上了一個更深的意義。「當時第一是為了打發時間,第二是抒發一下自己的興趣。當時會參觀名家畫作,買了很多書籍,自己去鑽研和學習,慢慢又變得越來越有心得。」自學成才,吳培疆開始受到不少人賞識,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被邀請到家裡附近的社區辦事處開班教學,無心插柳,至今已經有過百的學生跟他學習,甚至有些人等了一兩年也排不上跟他學習書法和畫畫。

即使吳培疆的畫作早就備受肯定,但他感覺這五六年以來,進步得比之前要快,畫作才推到另一個境界,迎來了創作的高峰。對於畫畫孜孜不倦,甚至對這門藝術越鑽研越深,越走越遠,他認為除了對畫畫的熱愛,更因為一種責任。「我教學生畫畫是毫無保留的,我希望他們能夠把技能完全掌握得到。在我的位置上,我是想把國畫承傳,讓中國文化在我手裡有傳遞的作用。」除此以外,吳培疆亦希望寫書,給後人留下珍貴的文化遺產。

攀上了高峰,吳培疆沒有覺得前路越來越容易,他以西漢時期劉向《戰國策.秦策五》裡面的「行百里者半九十」形容自己當刻的狀態。「雖然感覺走了一大半,但越到最後就越艱難。這段路要用毅力和精神,難度不少於前面的九十里。」吳培疆特意引古人的話來鞭策自己,讓自己繼續在傳承中國文化裡面要付出更大的努力,並堅持下去。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淜假瓮 刓そ誰 鴄捶 酴嘔韌 抎溶盺
篫珫 綸懈腦 奻漆蓖俴⑹蹕裻淜 痑卼煥 碩控伈碩庈啞坢淜
啃僅